搜索
当前位置: 彩63彩票官网 > 施甸县 >

出警:保山施甸县那些山区派出所说不出来的“痛”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15 08:09 | 查看: | 回复:

  “叮铃铃……”老麦派出所的报警电话又响起来了,号码显示这还是一起“110指令”。又是一起交通事故,值班民警将指令转到派出所副所长蓝武手机。而现在蓝武正在一起交通事故现场处置事故,两起警情前后指令时间仅相隔半小时。

  周末轮班,老麦派出所里只有4名民警,留守1名内勤,另外3人都由蓝武带队正在处置事故。分身乏术,遇到这样的情况在派出所那是常事。

  询问了案情,确定没有人员伤亡,蓝武回拨了110电话,请求帮忙做好报警群众的解释工作。又请求村委会治保员先行赶到第二个现场维持秩序、保护现场,他现在要做的是抓紧时间先把眼前的事故赶紧处置完毕,然后尽快赶到下一个事故现场。

  这只是派出所接处警工作的一个小片段,在山区派出所,还有许多接处警过程中民警处警的艰辛。只有走近这个群体,才能体会派出所里“山区110”那些早已习惯了的“痛”。

  7月9日1时08分,民警转接到手机的报警电话又响了,在这个山区多为“砖混民居模式”的派出所里,没有多余的房间作为值班室,民警睡觉时将报警电话转接到自己的手机中。睡梦中被铃声惊醒的蓝武按下了手机接听键,眯着眼睛条件反射的询问:“你好,老麦派出所,有事请讲。”

  是一起群体性事件隐患,老麦乡白邑寨水库养鱼人与村民发生纠纷,村民正组织了60余人手持棍棒朝堤坝上围拢聚集。蓝武挂断电话,穿上裤子双脚直接穿入皮鞋,没有绑鞋带,抓起床边的上衣跑出宿舍,一路敲击着其他民警的宿舍门,嘴里重复“出警、出警……”

  单警装备都在车上,从宿舍边走边穿衣服,到达警车前只用了1分钟。所有派出所出警民警几乎都会计算这种最省时的“穿衣技巧”,这是警务实战考核以外需要训练的“标准技能”。

  到白邑寨水库走的是山路,离派出所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在车上蓝武通报了警情,又将电话回拨给报警人。报警人并不能提供更多有价值的情况,电话里只听得出报警人很焦急。

  进村的路面凹凸不平,最大的坑约有50公分的起伏,颠簸是出警民警必须去习惯的一种体验。蓝武发现,到达现场的人群有老有少,手持砍刀、棍棒,见到民警你一言我一语显得乱糟糟的。

  蓝武遇到几位“脸熟”的群众,他们给蓝武递上了村民要求收回水库的“请愿书”,上面密布着村民摁得密密麻麻的红手印。这是一个合理诉求,但此类纠纷并不属于民警的执法范畴,他们能做的就是稳控群众的情绪,请乡村两级在村里等待,让群众推选代表将群众引导到正规途径的渠道上解决。

  群众散了,回到派出所里已经是凌晨5点。可即便是这样,次日夜里出警的民警们依然还要8点准时起床,县局每日8点30通过视频系统准时点名。在山区派出所,像这样的夜间出警比例并不大,老麦乡平均每个月会有5晚左右。一般涉及山林、土地纠纷和邻里间的小纠纷。

  “110指令”是民警必须要执行的绝对命令,在所有派出所都没有拒绝的“特例”,遇到案子还要做询问笔录,有时候会连续职守几个通宵,民警们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和城区派出所不一样,到山区出警的民警一切问题都要依靠自己解决,民警并不能第一时间等到支援。”甸阳派出所副所长杨光文介绍,甸阳派出所是城区所,有7个村委会在附近山区,所在地分布比较散,到山区出警需要1个小时的车程。

  在城区处置警情,一旦需要增援,民警能够在10分钟内调集各种警力增援,但是在山区出警,等所调集的警力赶到时,那也是一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所以更多的需要出警民警依靠当地治保会、村民组长等力量就地解决,这往往让到山区村寨出警的民警有更多的风险。

  在施甸县有80%的地方是山区半山区,其中酒房乡、何元乡等沿江乡镇紧挨怒江峡谷,山高破陡地形更为复杂。何元乡大仆寨和组军门是“对门山”,来回车路就需走40余公里的路程,这样的情况还很多。

  提起6月2日的一起纠纷警情,何元派出所的民警们已经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记。当日16时30分,3名何元派出所民警从组军门调处完纠纷往所里赶,警车在路上抛了锚,冲不上45度倾斜的土坡,汽车离合器烧了。

  最近的汽车修理点在何元乡集镇,民警拨通了修理工的电话,第一批修理工从接到电线时才赶到现场,准备用牵引轴将警车拖到平整地点修理,没想牵引时牵引轴也从中间断裂了,两辆车停在了山路上。

  第二批修理工到达抛锚点已经是夜里23时,车辆被顺利牵引了回来,民警回到所里睡下已经是凌晨3点。这不是警车第一次抛锚,在何元派出所,这唯一一辆用于出警的越野车每年在何元的山路“奔驰”,车辆维修费就达4万元,这是何元派出所大半年的办公经费。

  出警慢了就会耽误警情,到达时间越晚事态就越有可能扩大。每一次警车穿梭在盘山公路,坑洼、颠簸、急弯随处可见,车辆性能并不好,而山下就是怒江峡谷万丈深渊,每次坐上警车出警,民警都心有余悸。

  “在山区派出所工作,群众民风淳朴,出警并不危险,民警们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交通安全。”何元派出所副所长张建军说,从辖区最低处650米海拔到派出所所在地1750米海拔,有1100米的悬崖落差,这辆警车不仅承载着报警涉事群众的期盼,也同时承载着出警民警的性命。

  山区,许多次出警都是一次次艰难的跋涉。去年12月夜,寒冷。何元派出所接到了组军门李某的报警电话,称自己被妻子家暴打伤,民警接警后赶往组军门李某家中调查。一段弹石路一段土路,到山下就没车路了。

  李某家住在山的另一面半山腰,带着10余斤重的单警装备,民警徒步爬山,走了40多分钟的山路才到达山顶,接着还要下坡走到半山腰。

  几乎每个派出所的辖区都会遇到类似于这样警车无法到达的地段。甸阳派出所杨光文也提起了不久前到“打邦寨”出警的经历。到“打邦寨”出警有18公里的车程,6公里柏油路,7公里水泥路,剩下的都是土路,到村口就没路了。

  每名山区所的民警都会遇到出警中的徒步情况,有时候根据警情,民警除了必带的单警装备九件套以外,还有、相机、勘察箱等物品。理解的群众说:“寨子里的安全是民警们用双脚丈量出来的。”

  当然,也有不理解的群众。毕竟环境的局限和群众报警后焦急求援的心态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矛盾。县局110指挥中心指令山区派出所就近出警后,派出所民警难以迅速赶到现场的就会遭遇到投诉,民警心里也很委屈。

  施甸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警员杨开艳介绍,每年施甸县的110接警量约为2000起,指令山区派出所民警出警的约占30%,几乎都是有效报警,也有群众夸大警情的情况。

  一个山区派出所的警力是有限的,民警要承担交通案件查处、日常巡逻防范、人员密集场所防控、查办案件等工作,有时候警种职能已经分不了那么明细。

  “在山区派出所报警电话不响的时候,以为是电话坏了,可每次报警电话一响,心里那更弦就会又立即紧绷起来。下一秒,不知道又将面对什么样的警情。”张建军说,每次民警接警、出警、办案都很疲惫,就像转动的车轮,根本已经停不下来。(来源:保山市施甸县公安局新闻中心 杨剑锋)

  保山古称永昌,位于云南省西南部,市府所在地距省会昆明486公里,外与缅甸山水相连,国境线公里,内与大理、临沧、怒江、德宏四州市毗邻,国土面积19637平方公里。辖隆...【更多简介】

本文链接:http://yagram.com/shidianxian/386.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推荐文章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